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全国信息联播

黑龙江省抓住产业扶贫这个根本举措——对两个国家级贫困县农业产业情况的调研

日期: 2018-08-10 10:38 作者: 罗英辉 来源:黑龙江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桦南、桦川是佳木斯地区重要的农业产业支柱县,也是国贫县。桦南县在2017年5大类、20个大项、85个产业扶贫项目基础上,2018年又增加41个产业项目。到目前为止产业项目发展到光伏发电、果蔬种植、畜牧养殖、食用菌、中草药、金融扶贫、三产融合、龙头企业带动(龙垦肉驴项目)8大类,实现贫困人口全覆盖;桦川县重点发展光伏发电产业、畜牧养殖产业、优质果蔬产业、高效稻米产业和电商产业等五大扶贫主导产业以及“一乡一业”“一村一品”特色扶贫产业,充分保证每个贫困户都有2个产业项目支撑带动,形成了有效的利益联结机制,户均增收3000元以上。

  典型做法:创造硬条件提供新动能

  (一)打造农业新型经营主体,完善利益联结机制,为实现彻底扶贫创造“硬”条件。

  桦南县梨树镇民主村采取“企业+合作社+贫困户”形式,2017年带领26户,77人实现脱贫。2018年在包村单位的帮助下投资建设了热镀锌方钢大棚45栋,日光节能温室2栋。在筹建大棚的过程中,该合作社做了四项工作,一是流转土地。优先流转贫困户土地并提高流转金,从每公顷6000元提高到每公顷8000元。二是与种植主体签订合同,要求最低承包价2000元并先付租金,大棚种植产前、产中、产后用工必须优先雇佣本村贫困户。三是如何进行利益分配。村委会把租金剩余的80%用于贫困户分配、20%作为村积累。四是为了防止各种灾害,争得县财政局出资参加农业保险,每个大棚保险100元,这样就完全保障了贫困户、种植主体和村集体的经济收入。

  桦川县苏家店镇新胜村依托桦川县百合浆果有限公司,由17户农民发起成立百合浆果主业合作社,种植蓝莓、蓝靛果1500亩,合作社采用“一地生四金”脱贫模式拉动贫困户入社脱贫。“一地生四金”脱贫模式即:一是租金,通过土地流转在市场价格基础上每公顷提高2000元,户均增加租金效益1200元。二是股金,合作社把政府投入资金变成股金的10%提出来分配给贫困户266户475人,人均404元,贫困户增加股金效益;三是薪金,合作社优先雇佣贫困户,贫困户获得薪金效益,98人受益,人均收入2240元;四是红金,合作社取得金融支持,以贫困户名义贷款,获得贷款利息红金,25户54人受益,户均收入3000多元。

  (二)探索村集体、贫困户“双赢”模式,为农业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

  民主村自2015年以来采取合作社带动贫困户的运营方式,把所有贫困户纳入成员,将国家投资的产业项目资金作为集体资产折合股份进行入股,所得利润按股分红。贫困户保证了收入,村集体增加了资金积累,为未来发展现代农业产业奠定了基础。

  桦川县创业乡丰年村打造村集体积累和贫困户脱贫相结合的“产业造血”模式,争取省扶贫办资金1000万元建设起8万平方米的48栋冷棚5栋暖棚。引进民营资本佳木斯龙威科技有限公司,发挥自身技术和订单优势,统筹经营发展铁皮石斛、灵芝等高端中草药。种植模式实现了旅游观光和高端中药生产的有机结合,有效带动了农业结构调整,最终实现特色种植规模化生产、当地劳动力就业,村集体资产增加、贫困户增收的多重效果。

  (三)“公益岗位”和“村爱心超市”新概念,为乡村振兴提供新动能。

  “公益岗位”主要是指由政府出资扶持或社会筹集资金开发的,符合公共利益的管理和服务类岗位,用来优先安置就业对象就业的社区公益性岗位。桦南、桦川两县把“公益岗位”作为贫困户增收的一条途径来落实,每个县大约2000个公益岗位,基本上按照贫困村的具体贫困人进行分配,每个贫困户平均年收益1800元以上。民主村公益岗位除了县政府指定名额外,自创蔬菜大棚产前、产中、产后公益岗位,优先安排贫困户到蔬菜大棚打工,年收益平均在4000元以上。桦川县统一对“公益岗位”进行调配,重点在村环境整治、特色种植用工上进行落实,贫困户年收入在2000元以上。

  “村爱心超市”是一种创新扶贫形式。即各级各部门和社会力量把捐赠物资聚在一起,统一挂标牌设立的一个商品交换窗口。村民不用现金,只要勤动手用劳动获得积分,拿着积分卡来兑换就能得到所需的日常用品。通过自主劳动来赚取积分,实现扶贫与扶志并行,物质脱贫与思想脱贫同步。扶贫效用也由简单“输血”向增强贫困群众“造血”功能转变。

  存在问题:有些项目雷同科技含量较低

  (一)产业扶贫呈现过度行政路径依赖,同时贫困户对产业扶贫项目的拥有感不强,自我造血能力弱。

  (二)在组织方式上农业产业项目存在着“同质化”“雷同”现象,尤其是棚式菜类太多,储存条件没有完全具备,存在着市场风险性。

  (三)各村普遍存在着自然条件较差,扶贫资金不足且扶贫项目缺乏科技含量,贫困户掌握技能的人太少等问题。

  (四)在文化扶贫方面投入的人力、物力相对较少。

  经验启示:输血者和造血人都很重要

  (一)产业扶贫也需要先行先试。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精准扶贫要得到突破性的推进,必须充分发挥农民的首创精神和村组织的作用。桦南民主村在发展蔬菜产业上做了积极探索尝试,桦川丰年村打造村集体积累和贫困户脱贫相结合的“产业造血”模式,桦川县苏家店镇新胜村果蔬产业“一地生四金”脱贫模式让农民在产业链、价值链上获得了收益。

  (二)驻村干部是加快脱贫的重要桥梁和纽带。贫困村自身基础差,文化水平低,社会资源拥有范围窄,公共信息相对落后,找到社会救助的企业机会相对不多,驻村干部恰恰弥补了这些空白,他们能够争取更多的扶贫资金,争取到扶持政策上更多的倾斜,能找到有实力的企业投入资金参与农村扶贫产业上来,给予“输血”支持。桦川县创业乡丰年村驻村书记争取省扶贫资金1000万建起53栋大棚,带动贫困户和村集体增收;悦来镇苏苏村驻村书记争取省农行资金给村买秸秆打包机、打草机,为村集体资产增加动力,这些例子实实在在彰显了驻村干部的桥梁和纽带作用。

  (三)产业扶贫是典型之路也是星星之火。桦川县悦来镇苏苏村的做法充分说明了产业扶贫模式使各类要素整合优化配置,发生一种“化学反应”,最终实现生产效率和产出效益的“双提升”,体现了产业扶贫的真正目的,从调查看,走访的大部分村的产业扶贫模式更好地发挥了村级组织“统”的功能,服务于经营主体发起、组建、规范及至生产经营的全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充分体现了村委会既是组织者、服务者,又是参与者、受益者。桦南县民主村和桦川县新胜村产业扶贫模式是看得见、够得着、学得会的,它的出现实现了更加高效的专业化生产经营,有力促进了产、加、销各环节的良性运转和互动发展,“公益岗位”、“爱心超市”的出现说明只有创新思维,优化配置人地资源、才能为乡村振兴催生新动能。

  对于产业扶贫的意见和建议

  (一)进一步强化工作责任,切实加强组织领导。各级各部门要从政策、措施、市场等方面深入研究,指导贫困乡村破解发展难题。要抓好典型培育,认真总结各地产业发展中涌现出的好思路、好做法,集中力量扶持示范村建设,创造成功经验,为贫困村产业发展树立可学可赶的榜样。

  (二)选好带头人十分关键。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的因素,尤其是带头人的作用至关重要,往往决定着一个地方的兴衰和事业的成败。要高度重视发挥基层组织的作用,选好用好村级带头人,做好群众的引导发动工作,克服群众的畏难情绪。

  (三)深入研究制定反贫困机制。要研究发挥物质资本的基础性作用、人力资本的智力支持作用以及社会资本的效应提升作用,应把各县的产业扶贫纳入全县社会建设,以社会建设巩固产业扶贫的基础,实现产业扶贫的可持续性,反过来又能提高社会建设的水平,形成社会建设和产业扶贫的良性互动。

  (四)对易出现返贫人群要制定保障措施。到2020年贫困户全部脱贫,因病致贫,因残致贫的农户,出现再次贫困的概率大,农业产业项目难以全面承担继续保障治病的能力,建议各地要结合村集体财产股份确权,建议制定增加大病、不能自理的病人、残疾人适量股份政策,保障这部分人的生活。对“公益岗位”全部用于可能返贫的农户。

  (五)创新机制体制,为乡村振兴提供保障。通过制定区域发展优惠政策,引导和推进贫困村农户开展土地流转,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为农民增收开辟新的途径。进一步健全和完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鼓励和支持龙头企业、致富能人、运销大户及村级基层组织在贫困村建立农村专业服务实体,开展农产品经销、信息供给、农民培训以及农业生产环节的专业化服务,解除农民发展特色产业的后顾之忧。

  (作者单位:省农村发展研究中心)